天山網訊(新疆日報記者隋雲雁報道)7月10日,新疆7地集中宣判了11起涉暴恐音視頻犯罪案件,案情的披露讓世人再次看清暴恐音視頻的嚴重危害性。
  近年來破獲的暴恐犯罪案件均反映出,暴恐音視頻成為當前暴恐案件多發的重要誘因,暴恐分子幾乎都曾收聽觀看過暴力恐怖音視頻,最終實施暴恐犯罪。
  暴恐音視頻來自何方,傳播的都是什麼內容,又是如何將一個個普通人“洗腦”成為暴恐分子,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進行了採訪。
  揭示:暴恐音視頻是施惡之源
  今年6月27日凌超阿克蘇市再次上演警民聯手制服暴恐分子的壯舉。犯罪嫌疑人吐爾遜·吐來克持刀捅傷兩名過路女性,被聞訊趕來的群眾和巡邏警力抓獲。
  警方查明,2012年以來,犯罪嫌疑人吐爾遜·吐來克在烏魯木齊市、墨玉縣打工期間與兩名涉暴恐犯罪嫌疑人(已抓獲)一起觀看收聽暴恐音視頻,產生犯罪意圖。
  “我沒想到老百姓會反抗,我想他們也許會打死我,就逃跑,被打昏,就這樣被抓了。”這個對死亡有著恐懼心理的犯罪嫌疑人目前最恨的人,是給他拷貝、讓他觀看暴恐音視頻的那個人。
  北京“10·28”、昆明“3·01”、烏魯木齊“4·30”、“5·22”等暴恐案件中,都閃動著暴恐音視頻的幢幢魔影。
  根據警方統計,僅1990年至2014年,境內外“東突”恐怖勢力在新疆製造了百餘起暴恐事件,造成各族群眾、公安民警、基層幹部、宗教人士等100多人喪生,數百人受傷。特別是近期落網的涉暴力恐怖犯罪嫌疑人,都有著通過互聯網和多媒體卡等載體觀看暴恐音視頻、傳播宗教極端思想、學習制爆方法和體能訓練方式的經歷。這些暴恐分子還通過QQ群、短信、微信以及非法講經點交流制爆經驗,宣揚“聖戰”思想,密謀襲擊目標。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一方面促進了經濟社會發展,同時也成為滋生網絡違法犯罪的溫床,暴恐音視頻成為當前“東突”等“三股勢力”向境內滲透和實施分裂破壞活動的主要工具。
  “暴恐音視頻通過曲解《古蘭經》教義,灌輸宗教極端思想,煽動實施暴力恐怖犯罪,傳授恐怖襲擊及制爆技術,現實危害性極大,已經成為暴恐案件發生的主要誘因,是罪惡之源。”新疆大學法學院講師、博士艾爾肯沙木沙克說。
  揭開:暴恐音視頻真面目是什麼
  6月24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國信辦)召開新聞發佈會,發佈《恐怖主義的網上推手——“東伊運”恐怖音視頻》電視專題片,揭示了暴恐音視頻危害及與暴力恐怖違法犯罪活動之間的聯繫,並將境外“東伊運”組織指揮、在網上傳播涉暴恐音視頻、煽動境內恐怖活動的行徑公之於眾。
  記者通過對多個相關部門的採訪瞭解到,“東伊運”是“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簡稱,於1997年在境外建立,於2002年被聯合國列為恐怖組織,也是我國公安部2003年12月第一批認定的四個“東突”恐怖組織之一。
  該組織從2006年以來,通過互聯網等渠道,多層次多角度地將涉及宗教極端思想和暴力恐怖主義的音視頻傳入境內,妄圖培養更多極端分子,建立組織網絡。
  據有關部門統計,近年來,“東伊運”不斷密集發佈暴恐音視頻,其中2010年8部、2011年13部、2012年32部、2013年109鉑2014年截至6月已發佈72鉑數量和頻度逐年攀升,並通過各種渠道流入境內,煽動性極強。他們的製作流程主要是在巴阿邊境的部落區以及敘利亞戰場搜集原始素材,提供至第三國“東伊運”成員,進行剪輯合成,並借助自建網站、免費網絡硬盤、境外恐怖組織網站、分享網站、社交平臺等途徑對外傳播。
  暴恐音視頻的主要內容是曲解《古蘭經》教義,為暴恐襲擊及“殉教”尋求宗教依據和支持;攻擊誣陷我民族宗教政策,煽動民族仇恨情緒,對收看者進行蠱惑、洗腦、煽動對抗;粉飾暴恐活動,對已經實施犯罪的暴恐分子進行美化和包裝;傳播施暴技能等。
  縱觀“東伊運”暴恐音視頻製作和發佈,具有趨於密集、制爆內容增多、呈系列化等特點,是宗教極端活動轉向暴恐活動的加速器、暴恐團夥的“思想指引”“行動指南”和“訓練教材”,已成為影響新疆安全穩定的最大毒源。  (原標題:四揭暴恐音視頻 鏟除影響社會穩定的毒源)
創作者介紹

bull

jm34jmlf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