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正最近突然火了。
  在上個月央視剛剛結束的《中國成語大會》上邢正獲得了亞軍。一下子,這個就讀於北京建築大學經濟與管理工程學院公管132班的年輕人,成了媒體和公眾關註的焦點。很多爸爸媽媽級的觀眾成了邢正及搭檔徐源的忠實粉絲,更有女網友稱自己的媽媽讓“找男友就要找這樣的”。
  其實,邢正早在電視上露過面了,高三時,經學校推薦,他參加了北京電視臺的綜合知識競賽類欄目“SK狀元榜”,並獲得了兩期冠軍。
  不過頻頻在競賽類節目中獲獎的邢正並不是一個“學霸”,一口純正“京腔”的他在談笑間時不時會透出有如馬三立的幽默。
  從邢正的簡歷看,在北京郊區度過了小學和中學的他並沒有來自頂尖名校,也沒有眾多名校學生身上帶著的那股“勁兒”,但就是這麼一個沒有輝煌背景的大男孩,卻在嬉笑之間一次次實現了逆襲。
  成語大會:打敗眾多清華北大才子
  邢正參加成語大會也挺偶然。
  今年年初,一位在“SK狀元榜”欄目組做志願者的同學給邢正打電話,推薦他參加成語大會。猶豫了一陣,邢正決定試一試。“說不定還能碰到一些高手名士,跟他們學習學習。”
  從他報名到海選只有一周,而這時候大多數選手都已經準備了半個月。邢正報完名發現,所有的選手人手一本成語詞典,於是坐地鐵直奔西單,買了詞典後到學校把自己作為班長承擔的工作處理完,開始備戰。
  一周後海選,邢正順利過關。
  邢正在成語大會上一路過關斬將在旁人眼中就像一場“逆襲”。因為僅從邢正的求學經歷來看,他實在沒有太大的競爭力。邢正介紹,海選的時候,後臺凈是北大、清華的學生,有的還是博士生,而且不少參賽選手就是古漢語專業的,看著這樣的對手,邢正自己心裡也打鼓:“我一個北京建築大學學公共事業管理的,哪能比得了他們!”
  可後來,這些看起來很強的對手都一個一個下去了,連自己都不看好自己的邢正卻一場一場地贏了下來。
  說到自己的逆襲,邢正本來就有幾分笑意的眼睛更是笑得眯成了一條縫,其實,這種輕鬆的背後是更多的勤奮。剛剛海選完時,一個比邢正早半個月開始準備的選手,看著邢正手中的詞典非常驚訝:“你這詞典里的重點詞怎麼都劃完了(表示都已看過了)?”同樣一臉驚訝的邢正說:“我那天報名看你們都已經看了,還以為我比你們都慢了呢!”
  大概就是這種即使落後了仍然不放棄的努力,讓邢正能走得更遠。
   “只要帶字的我都能看”
  很多人都津津樂道邢正與搭檔徐源在成語大會上的默契配合:邢正用“近路”讓徐源猜出了“終南捷徑”一詞,徐源用“武漢”讓邢正一下反應出“杳如黃鶴”;面對“顛撲不破”一詞,邢正只說了“真理”二字,搭檔徐源便心領神會;描述“作法自斃”時,邢正一句“老道念咒,本人死了”逗笑全場。
  不少人好奇:能進入總決賽邢正到底背了多少成語?
  其實,成語大會錄製階段,所有選手每天都抱著成語詞典強化訓練,邢正也不例外。
  成語大會錶面上考的是成語,其實考得更多的是隱藏在成語背後的知識。所以,真正讓邢正脫穎而出的並不是“臨時抱佛腳”的功夫,而是經年累月的閱讀。
  邢正小時候,他的父母不苛求他必須學好哪門知識,也不限制他買書、讀書。
  初中時,他每學期都要去一次西單圖書大廈,每次花上幾百元錢,背滿滿一書包書回家看。
  就這樣邢正一直保持著隨心所欲閱讀的心情:從兒時的《十萬個為什麼》到《道德經》,再到《歐洲史》。大量的閱讀使他不僅形成了很好的閱讀習慣,“只要帶字兒的就能讓我安靜下來讀下去。就連《中央文件彙編》我都能看進去。”邢正說。有一次,學校為拍畢業季的宣傳照,叫他和幾個同學幫忙,他第一個出鏡,造型就是“看書”,於是,他隨手拿起一本書便讀了起來,40分鐘過去了,其他幾位同學都拍完了,攝影老師也轉向別處取景了,他那本書也看完了。
  邢正推崇“看書一定要看原著”,只有自己對原著有了切身的瞭解和看法,再去看市面上找那些解讀的書,才有辯證分析它們的能力。
  邢正記得小時候看電視劇《西游記》,覺得特別棒,“百看不厭”。但是,當有一天偶然翻看了原著才發現,電視劇和原書比較不僅有所簡化,而且還有電視藝術的再創造在裡面,“明清章回小說具有很強的時代感,只有在原著里才能看到當時社會的縮影,才能瞭解到作者對社會現實的感悟和批判。”那時候,家裡人規定他每天必須早睡,於是,邢正便在被窩裡打著手電看完了人生中第一部原著。
  邢正對書非常痴迷,但有一類書是邢正堅決不看的——網絡小說。“一天寫好幾萬字,有量必然無質!”相比起來,他更喜歡紙質的書籍,“不是我保守,有一些東西永遠不會被代替,比如白紙黑字”。
  “身邊到處都是學問,你不學,我學,我不就比你強了嘛!”
  除了痴迷書,邢正還痴迷傳統文化。
  邢正對傳統文化的熱愛,源自一次偶然間看了百家講壇中的《正說清朝十二帝》,便讓他喜歡上了中國曆史與傳統文化。
  採訪邢正時,他特意把採訪地點選在了學校里裝修考究的四合院,這裡的卷軸是邢正很喜歡的東西。打開一捲卷軸,從筆畫到印章,邢正看得非常仔細。
  不少人經常納悶邢正腦子怎麼會裝下那麼多的東西,“身邊到處都是學問,你不學,我學,我不就比你強了嘛!”說到這裡邢正嘿嘿一樂。
  邢正大學中的第一門選修課是“篆刻”,在學習的過程中他發現,中國人是“最講究規矩的”,運刀的方法、文字的佈局等等都有講究。他覺得現在好多標識在設計時為了與傳統文化扯上關係便模仿印章,但有些因為沒有真正弄懂篆刻中的規矩,讓內行人一看就覺得不倫不類。
  他還愛收藏摺扇,因為這也是傳統文化的符號之一,不僅扇骨工藝精美,扇面還可以彙集書法、繪畫、篆刻等其他文化精髓。他想著有朝一日,自己篆刻技藝純熟,展開一張扇面,全都印上自己刻的章,到時候就可以給人一枚一枚地講每個印章背後的故事,“特別有成就感!”
  “順其自然、無為而治,得不到,甭抱怨”
  傳統文化不僅讓邢正在成語大會中脫穎而出,而且還影響了他對人生的看法。他覺得有些古語可以作為人生的座右銘時時告誡自己、提醒自己,比如《周易》中的“月盈則食”,《老子》中的“禍福相依”。
  於是,邢正慢慢形成了“順其自然”、“無為而治”的處世哲學。
  邢正在北京建築大學上學,經常被不瞭解他的人誤認為是理工男,他其實是一個“歷史好、數學差”地地道道的文科生。甚至在高中時,因為偏科嚴重,總被扣上“偏才、怪才”的帽子。
  正是這個偏才的帽子讓不少人覺得邢正的才華在國內的教育環境下容易被埋沒,但是,邢正依舊參加高考,平靜地走過來。“我倒不認為在國內有什麼不好,北京建築大學這也是北京的老學校了,首都的重大工程,都跟我們學校沾邊,挺好!”
  這種順其自然讓邢正多了幾分不糾結的淡定。
  高中時,邢正參加北京市中學生業餘黨校暑期集中培訓。抱著學習的心態他參加了學習研究部部長的選拔,當時參選有很多來自名校的學生,各方面看,邢正的競爭優勢並不突出。抽簽演講的時候誰也不願意抽到第一個發言,因為第一個發言不僅準備時間短,而且缺少可以借鑒的前例。恰恰邢正抽到了1號簽,把得失看得比較淡的邢正放平心態,順其自然地進行了發言,結果,沒有什麼優勢的他最終得到了團市委的任命。
  邢正覺得自己得到的東西是實力的證明,得不到的肯定是自身還有不足,“甭抱怨!”
  正因如此,邢正不放過每一個拓展自己視野的機會。除了學校開展的講座,他還自己在網上搜索感興趣的活動參加。比如“高雅藝術進校園”、中國國家交響樂團演奏會,很多學生覺得這樣的講座跟自己沒什麼關係,也給自己帶不來實際的好處,所以根本不去聽。“你知道外面演一場門票多少錢?還不去聽聽!”每到這個時候邢正總是為身邊的同學惋惜。
  “現在人太功利了,只想得到那個結果,但是重要的過程卻給丟了。”邢正說,以前的人做學問,在找材料的過程中就把整本書都看完了,除了想瞭解的東西之外,無形中還積累了其他的知識,現在技術發達了,在網上一檢索,想要的東西就出來了,但是觸類旁通的過程沒有了。
  “經歷是最重要的。”邢正說。  (原標題:成語大會亞軍邢正:逆襲源自積累)
創作者介紹

bull

jm34jmlf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