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驢友探險黑竹溝 3人失聯
  面對兒子遺體,絕望父親感嘆:這裡太危險了,不要來
  5名驢友相約前往黑竹溝景區探險走散了,2名驢友成功脫險,另3名驢友下落不明。隨後,相繼發現失聯驢友偉哥、阿武的遺體,而隊長李靜至今下落不明,已失聯51天。
  在找到阿武的遺體後,蔡成和決定跟著獵人一起進溝接兒子的遺體下山。48歲的蔡成和翻山越嶺,穿溝跨溪,來回徒步三天穿越了險峻的絕壁溝。昨日,蔡成和拖著酸痛的雙腿,盡顯疲憊地說:“我穿越了一次絕壁溝,算是替兒子完成了心愿。”
  看到兒子遺體,他失聲痛哭
  昨日下午,剛從峨眉山市殯儀館回到峨邊縣城的蔡成和一臉憔悴,走樓梯必須扶著欄桿:“以前從沒有爬過這麼久的山,實在太艱險了。”蔡成和說,能夠親自進溝接兒子的遺體,他認為值得。
  10月8日一大早,蔡成和跟著獵人隊伍出發,原計劃12名獵人負責運送阿武的遺體。擔心蔡成和出意外,又增加3名獵人負責保護他。早上7時53分,蔡成和從黑竹溝鎮出發,他在微信朋友圈裡發了當時的心情:“進山帶兒子,祝兒子一路走好!”上午9時49分,蔡成和發出第二條微信:“開始進山,兒子保佑老爸能見最後一面。”蔡成和說,進溝才發現,很多地方根本沒有路。
  9日中午12時左右,蔡成和終於走到了一座斜度約80度的山前,獵人告訴他,阿武就在上面。蔡成和手腳並用爬上去,看到躺在崖邊的兒子時,他再也控制不住情緒,失聲痛哭。
  死者手機已進水,無法開機
  蔡成和說,雖然身體很多部位已經高度腐爛,但他從心裡確定就是阿武。蔡成和從兒子褲子口袋里掏出了一個錢包,裡面有阿武的身份證和銀行卡,還有700多元現金。他的內衣口袋里有一部手機,已經進水無法開機了。
  蹲在阿武遺體的一旁,蔡成和讓獵人幫他們父子倆拍了一張合影。“兒子,老爸來看你了!兒子,跟著老爸回家吧!”蔡成和對著空曠的大山喊了兩聲。
  蔡成和分析說,阿武爬到那個平臺後,發現再往上爬沒有路,而平臺旁邊便是懸崖,如果原路向下返回也十分危險,“最終他可能餓死在了這裡。”帶著阿武的遺體下山時,獵人們重新開闢了一條新路。
  “看著前面的河流很近,好像只有幾十米,但是走了差不多五個小時。”蔡成和說,走一段便到了懸崖,就開一點路,再走另一座山。10日下午15時許,蔡成和終於帶著兒子的遺體下了山。“實在是太艱險了!要不是有獵人,根本不要想走出來。”蔡成和能想象到,當時兒子在崖邊的平臺上,內心肯定充滿了絕望和害怕:“希望其他人不要再隨便來穿越了,真的太危險了!”
  獵人:兩名驢友可能是餓死的
  昨晚,成都商報記者輾轉聯繫上一名參與此次搜救的獵人。該獵人分析稱,阿武爬到所在平臺後,進退不得被困在平臺上,最終被餓死了。
  “之前發現的山東驢友也可能是被餓死的。”昨日,該獵人介紹說,兩具遺體發現的位置距離約兩公里。山東驢友偉哥臨死之前吃了巧克力和糖,身邊還有包裝袋,而從他身邊的草叢來看,有野草被扯掉的痕跡,他應該吃了一些野草,但最終還是餓死了。
  值得一提的是,獵人測試發現:如果偉哥再往前走100米,就有手機信號了,但當時偉哥的手機可能早就沒電了。阿武所處位置完全沒有手機信號。
  據多名參與搜救的獵人表示,如果8月26日接到電話後及時組織搜救,驢友也不會走太遠,獵人最多用兩天時間就能追上併發現驢友。
  最新進展

  質疑搜救不及時,兩死者家屬要求補償
  目前,警方已經提取了偉哥、阿武DNA與家屬進行比對。
  8月22日,小李和老吳脫險,但當時兩人並未報警。直到8月26日,小李回到合肥老家後,想到阿武等人攜帶的乾糧該吃完了,小李便在網上找到黑竹溝派出所電話報警求助。“為什麼當時不報警?”在QQ群里,不少網友對小李和老吳提出質疑。小李解釋說,當時聯繫不上他們,只想到山裡信號不好,根本沒想過他們會遇險。到了26日還是沒兩人的消息,才趕緊報警。
  而此前,峨邊副縣長、縣公安局長熊師表示,當地警方是9月3日才接到報警的,隨即派出4支搜救隊進山搜尋。
  “到底是8月26日報警,還是9月3日報警的?”有網友質疑。昨日,小李向成都商報記者提供的手機通話截圖顯示,8月26日9時44分,與0833-52810××的號碼通話4分12秒;9時53分,又與該號碼通話8分25秒;8月31日16時43分,與該號碼通話2分7秒。
  經證實,0833-52810××確為黑竹溝派出所值班電話。此前,一位值班民警表示,8月26日和8月31日確實接到過安徽小李的電話,但是他當時不是報警求助,只說有幾個驢友打電話聯繫不上。當時,派出所還是比較重視。該值班民警介紹說,在黑竹溝景區電話不暢的情況經常有,接到此事反映後,肯定要先聯繫當事人及家屬進行核實。但打電話者也不清楚失蹤者具體情況,9月3日,與家屬取得聯繫後才正式報警。
  “8月26日就報了警,但是當地第一輪搜救力量是9月6日進山的。”對此,阿武及偉哥的家屬均提出質疑,因為搜救不及時,錯過了黃金搜救時間,希望當地政府給予交通、食宿、安葬、死亡撫恤金等適當的經濟補償。昨天,家屬前往峨邊縣政府與指揮部的相關負責人進行了座談,表達了此訴求,但當地政府暫時沒有給予明確答覆。
  成都商報記者 顧愛剛 攝影報道
創作者介紹

bull

jm34jmlf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